阅读历史
换源:

138新人

作品:来自未来的神探|作者:跑盘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09-11 23:50:18|下载:来自未来的神探TXT下载
  基站建在山上,这周边自然是没人居住。

  要走访,也是走访基站周围辐射的区域。

  韩彬等人下了山,山脚下是几家农家乐,再往前就是古玩街。

  农家乐就在公路两侧,有的农家乐还安装着摄像头,韩彬准备就近询问一番,在顺便拷贝一份监控。

  至于田丽和赵明,则是跟韩彬两人错开,去了其他地方打听。

  韩彬两人先去了一家叫胖大嫂的农家乐,现在已经过了吃饭的点,已经看不到什么客人,有几个在打扫卫生。

  “两位,想吃点什么?”一个四十多岁戴着围裙的胖壮女人问道。

  “我们是警察,想了解点情况。”韩彬出示警官证。

  听到韩彬的话,胖壮女人愣了一下,其他几个服务员也停下了手头的工作。

  胖壮女子打量着韩彬两人:“警察同志,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附近的基站被盗了,你们知道吗?”韩彬问道。

  “不知道呀,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吗?”胖壮女人不以为意道。

  “妈,怎么就没关系了,咱们的手机不是都没信号了吗?就是因为基站被盗的原因。”一个十七八岁的小青年提醒。

  “诶呦,原来是这样呀,我说怎么电话打不通呢。”胖壮女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。

  “我们调查这件事,就是为了抓住盗窃嫌疑人,早点恢复基站的通信。”韩彬解释。

  人这种高级动物,主观意识是极强的,如果愿意配合你工作,可能会事半功倍,如果不愿意配合你工作,人家别说给你提供消息了,不扯你后腿就算不错了。

  把事情讲清楚,让他们明白其中的原委,关系到自身的利益,就会主动配合工作。

  “那您问吧,我们愿意配合工作。”胖壮女子爽快道。

  手机打不通,也会影响农家乐的生意,她自然希望基站能早点恢复。

  “手机没有信号的确切时间,你们知道吗?”韩彬问道。

  “昨天晚上,我记得十点多打电话还有信号,今天早上八点多才发现手机打不通了,具体什么时候没有信号的,我也说不准。”胖壮女子说道。

  “我知道具体的时间。”小青年说道。

  “几点?”

  “凌晨12点25分。”小青年回忆道。

  “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?”韩彬有些意外。

  “我喜欢玩王者荣耀,这个游戏最怕卡,我们家网线不是很好、经常会卡,我都是开流量打游戏。”小青年说着,用余光瞥了一眼胖壮女子,仗着胆子道:

  “昨天晚上我睡不着,就晚了会王者荣耀,原本玩的挺好,在我的带领下马上就要上高地了,结果突然间就卡掉线了,手机的流量不能用了,我切换无线网络的时候,看了一下时间是12点25分,所以记得比较清楚。”

  “赢了还是输了?”李辉笑道。

  小青年嘿嘿一笑:“赢了,超神加MVP。”

  “可以呀。”李辉一条大拇指。

  胖壮女子则是有些不满:“你怎么又玩那么晚,不是说了让你早点睡。”

  “昨晚有点失眠。”小青年怯怯道。

  “晚上不睡,早上不起,你就作吧你。”胖壮女子哼道。

  “昨晚十二点到一点之间,你们有没有看到有可疑车辆上山。”韩彬追问。

  “您别开玩笑了,都那个点了,我们还出门干啥,早睡了。”胖壮女子应道。

  “你们家有监控吗?”

  “院子里有。”

  “能拍到外面的公路吗?”韩彬问道。

  “那肯定不行,我们就是怕小偷进院子,摄像头的角度有限,要是对着公路拍的话,院子就会有死角了。”胖壮女人说道

  韩彬又问了几句,随后提出了告辞。

  离开了这个农家乐,韩彬又在附近询问了几户人家,想要应证一下手机没有信号的确切时间。

  手机没有信号,就代表基站被盗,可以推测出大致的作案时间。

  在周围询问了一番,韩彬没有找到能像那个小青年一样说出准确时间的人,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在意手机信号,很多人发现的比较晚。

  不过,又询问了一番之后,韩彬发现这些人最后使用手机的时间,没有超过昨晚十二点,而发现手机没有信号的时间,也都在凌晨两点以后。

  间接来说,也是应证了那个小青年的话,12:25断了手机信号的可能性很高。

  借此可以推断出,嫌疑人盗窃基站的作案时间,应该是晚上是十二点到凌晨一点之间,视频监控的排查重点,也将放在这个时间段前后。

  ……

  等到韩彬二人走访完,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,还有其他六起盗窃案需要从新勘察,韩彬等人的工作量是非常大的。

  农家乐附近的一辆警车里,曾平、韩彬、田丽等人汇合了。

  “曾队,咱们现在干啥?”李辉问道。

  “总结一下收集的线索,然后去金沙滩基站勘察,那边距离这里比较近。”曾平打开车门,拿出了一支香烟。

  他是个老烟枪,刚才在案发地点没法抽烟,差点把他憋坏了。

  韩彬、李辉、赵明三人也有样学样,从兜里拿出了香烟。

  “曾队、彬哥、辉哥,抽我的。”赵明拿着一包中花烟,给众人分发。

  韩彬拿出打火机,先给曾平点上一根,又点上自己的眼,抽了一口。

  对于中花烟,韩彬并不陌生,逢年过节经常有人送礼,韩卫东觉得影响不好,也不怎么爱抽这烟,就不让人送了。

  “诶,赵明,给我一根。”田丽摊开手说道。

  “田姐,你要烟干啥?”赵明不解道。

  “我也试试,这玩意真有那么大吸引力。”

  曾平摆了摆手,训斥道:“别给她,一个女人抽什么烟,还想不想嫁人了。”

  “曾队,您是老思想了,现在大街上抽烟的女人多得是。”田丽摇了摇头。

  “你跟她们比干什么,那些抽烟的女人,哪个没有纹身,你也弄个纹身去。”曾平哼道。

  田丽做了个鬼脸,她是警察,自然不能去弄纹身。

  “曾队,您给郑队汇报了吗?有没有给咱们增派人手,可还有六个现场没有查看过?”李辉笔划了一个手势。

  “一组现在也有案子,没办法支援咱们,郑队在跟一队、二队协调,估计可能性也不大,你们也别抱太大希望,还得靠咱们自己。”曾平说道。

  “得,这回有的忙了。”田丽无奈道。

  “别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,干刑警的怕吃苦还行?”曾平训斥了一句,话锋一转道:

  “顺便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,二组要添新人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