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四百二十五章 难产

作品:富贵盈香|作者:茴音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19-08-30 21:43:48|下载:富贵盈香TXT下载
  夜深人静。

  夫妻两个还在院中闲坐,沈秋檀忽然站起来:“我去看看孩子们。”

  “都这么晚了,早睡下了。”

  “哦,那就不去了。”沈秋檀复又坐下,一张脸上是前所未有的焦虑,她忍不住李琋道:“你自己带着两个孩子没问题吧?胖胖和壮壮还从来没离开过我身边太久,你们要去的又是战场,听说那个浑天王专吃六七岁的小孩……”

  “咦?昨天是谁安慰我,还说胖胖和壮壮是不用担心的?”李琋问道。

  沈秋檀斜了他一眼:“此一时彼一时,一想到明天两天你们就要出征,我这心里七上八下……”

  许是喝了酒的缘故,之前说都说了,想也想通了,可真到了临了,又不一样了。

  这世上,恐怕没有哪一个当娘的愿意将自己的孩子推上战场的。战场,那是刀剑无眼,不是你死就是我忘的战场啊,胖胖胆子大,却到底没有杀过人,壮壮就更不用说了。就算他们远比同龄人要长得壮长得高,但当娘的心里,他们永远都是需要保护的孩子。

  她很想再度变身,再度拥有探知未来的能力,然而……

  夫妻两个相顾无言。

  八月十六,天还不曾透亮,固宁城外号角声响。

  沈秋檀立在城头,看着十万大军迤逦如长龙,而她的丈夫抱着她的儿子二人一马走在最当前,女儿独自一人骑在虎背上,与马儿并驾齐驱。

  秋风吹得旌旗猎猎作响,马蹄踏过扬起尘埃漫天,沈秋檀伸长脖子,看了又看,终究再看不到只身片影。

  “娘,你怎么哭了?”小酉踮起脚,想给沈秋檀擦眼泪。

  沈秋檀抱起儿子,拿额头顶了顶儿子的额头:“没事,风太大了,咱们回家去。”

  小酉乖乖的靠在沈秋檀的肩膀上:“娘是不是舍不得爹爹和哥哥姐姐?小酉也舍不得呢,哥哥走了,都没有人给小酉讲故事了。”

  “娘给你讲。”

  “好!讲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。”

  沈秋檀一愣:“都讲到这里了?讲得清楚么?”当初给壮壮讲这故事的时候,他也不过三岁多,没想到都能记住,还能讲给弟弟。

  “恩恩!哥哥讲得可好听了!”

  沈秋檀抱紧儿子:“好,娘讲得也不差呢,咱们先去看看翁翁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今年的中秋并不算特别冷,但有间屋子已经早早烧起了地龙,小酉离开了沈秋檀的怀抱:“曹翁翁,曹翁翁你在么?今天好点儿了么?”

  “小公子?”一个声音自里间传出来,还带着些激动:“哎呦小主人,这里你可来不得,奴婢还把老骨头可别过了什么病给你。”

  待走出外间,连忙行礼:“奴婢给娘娘请安,给小公子请安。”

  “何必多礼?快快请起。”沈秋檀找了位子坐下,早有机灵的小太监捧来了热茶,沈秋檀只对曹公公道:“近来,身子骨可好些了?”

  曹公公忙道:“回娘娘的话,好了,好多了!随时都可以启程,虽说比不上王爷队伍的脚程,但只要娘娘不嫌弃,奴婢定然能跟上娘娘的速度。”

  沈秋檀心下叹气。

  李琋能平安长大,曹公公功不可没,难得的是曹公公从来不居功自傲。看着风烛残年的老人,再想起当年李琋求娶她之时,每天上门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曹公公,沈秋檀不免感慨。

  “是奴婢拖累娘娘了,可人老念故里,就算是再不好也是自己的家,死也得死回去。”

  “这是哪里的话?”沈秋檀忙道:“您且安心养着,待前头消息平稳了,咱们就出发。”

  “娘娘,娘娘!殷夫人发动了,难产!说是想在死前再娘娘一面。”豆蔻跑得气喘,冲进来便道。

  沈秋檀一下子从椅子上起来,白芷难产?

  “小酉,跟着曹翁翁,等娘回来。”

  说完直接往外跑,又吩咐豆蔻:“去将崔恩的徒弟喊过来,快!”

  “是!“于是刚跑过来还没顾得上歇口气儿的豆蔻又往别处跑,而沈秋檀直接到了王府门口,吩咐套车。

  等车套好,崔恩的徒弟王大牛也背着药箱赶来了。

  沈秋檀扫了一眼他背上的药箱:“开膛破肚的东西可准备好了?”崔恩别的方面沈秋檀不知道,但之于外科已经愈发的得心应手,在这个时代虽然不是先例,却也差不多了。

  常年随军,他见过了太过的伤员,经验是足足的,也因为如此,他自然还要跟着李琋。但沈秋檀还记得那一年来北川时候的梦,虽然白芷前头已经生过一胎了,可还是不敢掉以轻心,所以叫崔恩将徒弟留下。

  王大牛当真斗大如牛。

  他是最开始一批来投奔齐王的,因为身体太瘦长得也不高,直接被编入了火头营,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去给崔恩打下手,因为不怕血不怕累,而且极有眼力见儿,才被崔恩收下作了学徒,也是去年才正式成了徒弟。他确实是有过经验的,但之前对的都是战场上的男人,以及牲口……

  听说这回是殷夫人难产,这……只要一想起他曾经给牲口接生,还给母猪母牛开过肚取过崽子,他就发慌。

  “慌什么慌?我只问你,东西都带了没?”

  “带了带了!”

  沈秋檀将人一提丢在马车上,然后自己拉了山奈豆蔻上了后面的马车,吩咐车把式:“快,去殷府。”

  因为之前的经历,殷律斗已经不再是王府长史,自然已经别府另居。

  殷府一片愁云惨淡,丫鬟婆子慌慌张张凑在产房外。

  沈秋檀吩咐车把式将车赶了进来,守门的本想阻拦,一看是齐王府的徽记,哪里还敢拦着?

  “让开!水烧了么?都堵在这里看戏呢?让开!”山奈跟着沈秋檀一起,见状忍不住喝道,她与白芷也算是有过几分情谊了。

  “王妃娘娘!”有个认识沈秋檀的婆子喊了一声,丫头婆子们稀稀拉拉的跪了一地,原来还说殷大人在齐王跟前失宠了,但怎么殷夫人难产齐王妃亲临,怎么看也不像是失宠的样子啊。

  沈秋檀哪里有心思理会这些人的心思,她快走几步直接撩起帘子进了产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