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715章 谈判,一对一单挑

作品:重生之逆世骄凰|作者:非优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11-16 22:42:19|下载:重生之逆世骄凰TXT下载
  凤衔珠还没有说话呢,其他人就奇怪的问了:“什么钥匙?不是说要她交出设计图吗?”

  “其实我们已经知道梦长老改进的战舰设计图藏在哪里。”月皎皎道,“设计图被收藏在一只特制的盒子里,这只特制的盒子只能用钥匙打开,此外不管用任何手段打开盒子,盒子里的东西都会被彻底破坏。

  这是我们从溶陛下死前留下的秘信里获知这个秘密的。溶长老其实并没有真的将设计图交给丰国,而是把那只盒子的钥匙交给了丰国皇帝,装有设计图的盒子还留在镜岛。

  当然,这把钥匙连同其它国宝最终都没有落入丰国皇帝的手里,全部落在了凤衔珠和君尽欢的手里。”

  “这个祸害。”众人咬牙切齿,恨恨的瞪着凤衔珠,“凤衔珠,赶紧把钥匙交出来,不然我们一定让你死得很难看。”

  凤衔珠看着月皎皎:“你说话算数吗?”

  “当然算数。”月皎皎说得决绝,“这里是镜岛,我再怎么说也是镜国公认的圣女,拥有月氏一族的血统,你又是陛下重视的人,我绝无可能在这种地方、欺骗你这样的人物。”

  这是她身为圣女和皇族一员的尊严。

  凤衔珠唇角微勾:“好,就算我相信你说话算数,但这些人呢,他们服你吗?听你的吗?”

  这些人是真的恨透了她,否则绝无可能豁出一切,在他们崇拜的王的宫殿里绑架她。

  “当然要听,因为我是这里唯一拥有皇族血统的人。”月皎皎扫视众人,威严的道,“你们说是不是?”

  众人互视,沉默。

  从他们的角度来说,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想放过凤衔珠,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哄骗凤衔珠交出钥匙,然后再杀掉凤衔珠。

  但是,月皎皎哪怕不是官员,身份、地位、名望也高出他们太多,他们真的没有胆量去违逆月皎皎的意思,另外,他们也知道月皎皎断不可能在这么神圣的月神山脚下说谎骗人。

  “为什么不说话?”月皎皎脸一沉,口气冷冽起来,“你们连我的话都不听了么?”

  半晌,那名高大男子才行下属礼:“我谨遵圣女之令。”

  其他人也纷纷行下属礼:“我等谨遵圣女之令。”

  “听到了吧?”月皎皎对凤衔珠道,“虽然我与你算不上友人,但也相处过不短的时间,你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,至少在这个地方,我必定说到做到。”

  “好,我信你。”凤衔珠道,“先让他们放我下来,我再与你谈判。”

  月皎皎立刻道:“放她下来。”

  抬着凤衔珠的人将凤衔珠放下来,凤衔珠一边转动麻痹的手腕,一边淡淡的道:“我确实拥有一把从那笔宝藏中偷偷私留下来的钥匙,这个秘密连君尽欢、凤穿云都不知道,我得到那把钥匙的时候并没有看到相关说明,也不知道这把钥匙的作用,只能确定这把钥匙一定非常重要。”

  “你既然知道这把钥匙非常重要,为什么不还给陛下?”月皎皎的眼里也不禁透出怨忿,“你与陛下的关系这么好,也知道镜国想找回这把钥匙,却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你觉得你这么做,对得起陛下对你的信任吗?”

  “镜离从来没有跟我提过钥匙的事情,也没有问我要过钥匙,我为什么要把钥匙送给他?”凤衔珠反问,“这把钥匙是我凭我的本事得到的,我为此也吃尽了苦头,凭什么随便送出去?再说了,你们对我的怨气这么大,我当然更需要留着这把钥匙自保。”

  “你——”

  “你既然也知道我与镜离关系非常好,那么,镜离如果需要这把钥匙,有什么不能跟我说的?他不说,就说明他不想要或者不急着要回去,我又何必着急?”

  “你——你根本不是真心关心陛下和为陛下着想!”

  “我与镜离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插嘴。”凤衔珠冷酷的、强势的回击月皎皎,“对我们来说,你不过就是一个外人,你这个外人不要随便对我和镜离的事情发表评论。”

  “你、你——”月皎皎气得几乎吐血,“我与镜离才是同族,我也陪了他那么长时间,我了解他,我才是真正为他着想的人……”

  “你若是真的对他着想,就不会绑架我。”凤衔珠冷冷的打断她的话,“让镜离知道你参与了今天的事情,他绝对不会原谅你。”

  “你、你……”月皎皎捂着胸口,两颗眼睛瞪得大大的,双唇颤抖,似乎正在酝酿语言反击凤衔珠。

  “我不跟你吵。”凤衔珠却不给她反驳的机会了,恢复公事公办的表情,“要我交出钥匙也可以,但我有两个条件。”

  “两个条件?”月皎皎气极反笑,“那把钥匙原本就是镜国的东西,你的命就捏在我们的手里,你凭什么提条件?”

  “凭那把钥匙对你们来说比我的命更重要。”凤衔珠说得异常犀利,毫不留情,“你们不接受我的条件,那就没有任何办法拿回那把钥匙,也就永远拿不出那份改进后的战舰设计图。”

  “你、你……”月皎皎又捂着胸口,真的快要吐血了。

  “无耻!阴险,果然最毒妇人心……”其他人纷纷骂。

  凤衔珠面无表情,就这样拖沓下去,对她是最有利的。

  “大家肃静。”月皎皎抬手,很快也恢复了冷静,“你先提出你的条件。”

  “第一,钥匙当然不在我的身上,我也不会把钥匙的下落告诉你们,你们想得到钥匙,就得派一个人跟我去拿,只限于一个人。”凤衔珠不紧不慢的说出她的条件,“第二,除了跟我去取钥匙的人,其他人必须马上离开镜岛,如此,镜离一定知道是你们对我做了什么,派人追捕你们,这便是当对你们绑架我的惩罚了。”

  众人:“……”

  好嚣张的女人,命都被人捏在手里了,还敢提这么过分的要求?

  当他们真不敢杀她?

  “你的钥匙放在哪里?”月皎皎显然也很生气,漂亮的脸就像月亮笼了阴云,“至少得给我们一个大概的方位吧?”

  “镜岛的某条大街上。”凤衔珠淡淡道,“那把钥匙只有小指头这么小,能够隐藏的地方太多了,除了我,没有人会发现。”

  “大街上?”月皎皎咬牙,“你只要在外头现身,陛下的人就能发现你,你要逃走岂不是很简单?”

  陛下很可能已经发现凤衔珠失踪了,也许皇宫里里外外、整个镜岛都有无数人在寻找凤衔珠。

  “没错。”凤衔珠并不掩饰她的心思,“我觉得你们不可能轻易放过我,所以,我想利用这个机会呼救或者逃走,当然,你们也可以想办法阻止我逃走,双方可以凭本事看谁能赢谁。”

  “都说了一对一,”她笑,“你们可以派一个人跟着我,看谁更胜一筹,公平得很。”

  众人:“……”

  听起来,怎么好像主动权在她手里似的?她是人质好不好?